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你,在家以前也经常帮你老婆做饭吗?”方喻为了打破两人的尴尬,一边拣菜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要么我做,要么她做。”以前,其实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不多,后来在T国那几个月,几乎是他做的饭吧。

    因为方喻要上班,而他就成了一职奶爸,买菜做饭接娃什么的,几乎已经是他的日常。

    好在,当时有个翠华楼,他并不算是小白脸。

    之后,厨房再次进入尴尬。

    等炒菜的时候,方喻问他谁炒,北夜直接说他来吧。

    这一点方喻倒是没有意见,毕竟是他们要来她家吃饭的,她可没说请啊。那客人做饭,也就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了。

    她刚要退出去,就听着男人暗哑的嗓音道:“你等一会儿传菜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个习惯性问题,在翠华楼这么多年都习惯了这么说,自然,在这儿一说上菜就成了传菜。

    方喻似乎也能听得懂他的意思,点点头。

    很快三菜一汤就上桌了,北北一个人在客厅看着电视,倒是很安心很入神。

    直到方喻叫他过去吃饭,他很懂事的关了电视,然后去洗了手,问要不要帮忙拿筷子之类的。

    方喻看着这孩子,突然觉得好懂事啊,应该是他妈妈教育得好,嗯,一定是这样的吧。那他妈妈一定是一个很好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爸爸拿,你跟妈妈先坐着。”厨房里,北夜的声音传了出来,时间又好像回到了以前在T国的日子。

    让他觉得这种幸福真的是偷来的。

    而方喻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不是他妈妈好不好?虽然可能她跟那个女人长得很像很像,但绝对不是。

    “好”北北这一年来,第一次这么听北夜的话,乖乖的走过去坐在了方喻的身边。

    之后方喻被北北看得有些不太舒服,是很不舒服啊。

    又不能说让小包子不要看她了,只好凑过去,问道:“小奶包,我是不是长得很像你妈妈啊?”

    “北北,妈妈你忘了吗?我叫北北,不叫小奶包。”他的声音软软糯糯的。

    方喻:“……”

    呃,这话要怎么接?想起刚才在外面,这家伙哭得那个伤心欲绝,她要不要残忍一点儿啊,要不要无情一点儿啊?

    可是,看着这么可爱的小奶包,她有点无情不起来,残忍不起来,问题是她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儿子。

    她连婚都没有结呢,马克说,她是T国户口,她的户口上可没有另一伴的名字。

    再说,她目前好像连男朋友都没有,马克甚至带她认识了好多的人,但是她都不记得了,唯独没有告诉她,她已经结婚有孩子了啊。

    所以,这眼前的父子,绝对是误会,只是他们需要的那个女人可能已经死了,然后她恰巧长得像,一定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“呃,小北北,其实阿姨不是你妈妈,你有没有你妈妈的照片,能不能让我看看啊?”她轻声哄道。

    “有,可是在书包里。”妈妈的照片,他一直带在书包,可是现在没在身边,对了,北北的小眼睛一亮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