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哦,知道了老婆大人。”男人却不生气,嘴角勾起一抹笑,他都不知道,自己有多久没笑过了。

    但是自从这一阵子见了方喻之后,他的嘴角总是不自觉的就上扬,如果让助理还有北龙看到,应该会惊掉门牙的。

    毕竟,他是在方喻出事后回来接的北家生意,一回来就做了所有冷面总裁该做的事,辞退老一辈的人员,重新任用自己觉得可信的新人。

    再用更有力的魅力将北家在短短一年内发扬光大,让所有一年前反对他的人都不由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可是北夜做这一切,都不是为了要让别人高看他一眼,他是为了方喻,是为了北北。

    如果有早知道,他一定会在方喻出事前,就拿过北家,让所有人知道,她是北家的女主子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世上没有早知道,更没有如果。

    只有现实。

    现实里,他的女人死了,死的那样的惨,那样的无助,他却远在天边,两人连最后一面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,他却不能为自己的女人杀了凶手,因为那个凶手是他的生父,多么可笑的一件事儿。

    这一年,他活在自责中,并没有一丝的快意,哪怕他快速的占领珠宝行业,如今又扩增了影视这一块,成为了一个高高在上的上位者。

    也没有一件是值得让他高兴得起来的。

    所有的努力,不过是为了老婆孩子,如今老婆没有了,做到又如何?

    总是在一个人的时候,他满脑子的都是对自己深深的自责。

    可是,老天爷开眼,竟然将方喻亲自送到了他的身边,北夜真的没敢相信,他派人打劳了这么久,都没有一点消息的方喻,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。

    而且还,还重新步入了以前的行业。

    他跟方喻,都是一个大学的,自然演艺这一块,是他们共同的专业,当年要不是因为北家,方喻也不会离开津城。

    如果不离开,她就算不是演员,也一定是一名导演或是一个主持人。

    时隔六年,没想到,方喻重新步入了这一行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是该喜还是如何,但是能见到她,他觉得老天爷对他还是很好的。最少,还能再见到。

    他站着没动,直到方喻推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站着傻笑什么,不是刚才脑子撞坏了吧?快走啊。”方喻被这个男人盯得有些莫名的心慌。

    她也说不上来是什么原因,就是心悸的感觉。

    就是慌慌的不知道怎么面对一个陌生男人那种灼热的目光。

    太直接,太毫不隐藏,让她有些面红耳热,臊得慌,没脸见人的感觉。

    哎呀,她怎么就让一个陌生男人带着一小子进来了呢。

    还是在知道这个男人对她有不轨之心的情况下,方喻觉得,自己一定是疯掉了,不然怎么放对方进来。

    她推男人的动作不由就更加用力,就想着他快点消失在自己眼前,越看越觉得自己有病。

    “妈妈,我好了。”北北打开洗手间的门,正好看着亲妈推着亲爸,他立即上前,挤进两人中间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