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猛然的站直身子,可是刚站直就又想到,北北已经大了,这样男人这么不要脸,让孩子看光了,真是特么的变态。

    她只好推了北北先过去,然后紧接着用自己的身体挡住北夜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你快去,阿姨在这儿等你。”方喻长长的吐了一口气,希望孩子没有看到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北北奇怪的看着亲妈的举动,然后进去关门。

    门一关上,方喻脸色立即就不好了,转过身一把推开北夜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疯了,家里有孩子呢,你就不能挡挡你该挡的地方?”方喻压着声音吼道。

    “该挡的地方?”北夜心里早在刚才就乐开了花,原本只是想捞个抱抱的,哪里想儿子那只小手办了好事儿。

    让方喻还看了,他低头,指了指地上,“我有啊,是臭小子拉掉了,你又倒在我身上,我一时没多的手去捡。”

    方喻瞪大眼睛,根本不敢看地上,只是挥了挥手,“行了行了,快去穿上,没脸没皮的,这可是我家,你再这样,立即出去。”

    这是有些恼羞成怒的意思,红着脸挥着手让男人赶紧去穿衣服。

    “我哪知道你们突然出来,我这不是刚洗完,在家也习惯了洗完出来先掠一下水气,对不起,我不知道你们会出来。”主动道歉,还说得这么委婉可怜。

    方喻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错怪他了?骂错他了?

    直气得摇了摇头,“这不是你家,以后这个习惯要改,还有孩子呢,都不知道你这父亲是怎么当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以前跟我一起还天天洗澡呢,也没见你说有孩子在,不要这样啊。”反正她不记得了,他那是不是可以随便说?

    一边说一边捡了地上的浴巾,重新给自己重要部位挡上,男人眼里有什么一闪而过,随之嘴角挂着笑意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,我都说了,我不是她,麻烦以后北先生注意自己的言行,我可不喜欢给别人当替身。”她就算没失忆,也不可能跟一个男人一起洗澡,这个男人真的是,满嘴的谎话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替身,你是我老婆方喻,你身上有胎记的。”北夜哪里肯放过机会。

    方喻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吧,她身上是有对方说的胎记,所以真的是她失忆了不记得了吗?

    那马克说了慌?可是这一年,如果她真的是他老婆,为什么他都不去找自己?反而让马克找到了自己?

    所以这个男人就算是她老公也不是多爱自己吧?

    啊啊啊,怎么就又想到这个问题上了,她不是她不是,她一定不是他的老婆。自己都让自己弄糊涂了,差点以为是他老婆。

    对,肯定是上次在医院,他扑过来的时候看到自己肩膀有胎记,所以故意这么说的。

    不能相信陌生人的话,方喻在心里不停的告诉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那个,北先生你先去穿衣服吧。没什么事就在沙发那儿别乱走,万一吓着人就不好了。”她懒得跟他再多扯,就随手指了指沙发。

    不是她要让堂堂的北家总裁去睡沙发,是他非要在这儿挤这种便宜的小公寓,唉,借口还挺多,不放心他儿子。

    不放心就接回去嘛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