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妈妈,妈妈,谢谢妈妈。”北北的小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亲妈,提有多高兴了。

    “不用谢,不用谢”她内心加一句,我不是你妈妈,不要再叫了,但是显然这样的话,在今天晚上她已经说过很多次了。

    而且是从这对父子进门就开始说,最终人家还是一口一个妈妈。

    等洗完出来,北北还特意从亲爸跟前走了一圈,就是想让他知道,自己是妈妈洗的,比往常香得多。

    把北夜气得直吹鼻子瞪眼睛,然后看向浴室,他可不可以也要求媳妇帮洗香香啊?

    不过,这种事想想就好,在她没有想起来自己之前,提这种要求,可能以后都进不了方喻的门了。

    所以,得从长记忆。

    之后,方喻出来看了一眼北夜,唉,难不成今天真让这两男人住她家?

    想来想去,想来想去,方喻还是觉得,有必要两人谈一谈。

    “北先生,我想跟你单独谈谈”在小包子面前,总是不好开口。

    “嗯”北夜倒是答应的很快,站起来看向她,“去哪儿谈?”

    有些话题,总归是要谈的,逃避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北北,你去房间玩一会好吗?”方喻看向北北,刚洗完澡的小奶包,更加萌萌哒,唉,她觉得自己对着小包子有点犯花痴啊。

    怎么看怎么喜欢这小子。

    “好”北北反正事不关已,听话的拿起爸爸的手机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之后,北夜重新坐回沙发上,而方喻则是坐在他旁边的沙发上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她才严肃的道:“北先生,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能真的很像您的夫人,但是我真的不是,要不然,你看看把北北留下,你回去?我这儿也住不下这么多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放心他”男人直接甩出这么一个不要脸的解释。

    根本不是不放心,只有他自己知道,是他想跟老婆呆一起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可以,北北那臭小子都可以送回去的,不过他也知道,那是不可能的事儿。

    方喻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要不然我把这儿让出去,租给你们?”实在是没办法了,好吧,把一个孩子放在一个陌生的女人身边,是亲生的都不会放心。

    “他离不开你”北某人再次不要脸的开口。

    而且语气异常的肯定。

    “可我毕竟不是他亲妈啊,只是长得像?”方喻在自己脸上比划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不是,你就是他亲妈,你以后肯定会想起来的,你肩膀处有胎记。”北夜直言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她肩膀处确实是有胎记,“那就算我是,在我没想起来之前,你能不能就是,先不要参与进我的生活里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,我只是陪儿子,毕竟你失忆了,儿子很多习惯你不懂。”男人回得斩钉截铁。临了,男人还没事人般问道:“你先洗还是我先洗?”

    最后,方喻彻底被这个男人打败。

    问题解决了吗?没有,那没有你洗什么洗嘛。

    方喻要被这个男人气疯了,见过不要脸的,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。

    她有些尴尬的指指自己,“我洗吧。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