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我堂堂董虹,从来都是有一说一,有二说二,是,我这些年都不过是一些女二的角,大家都看不上我,现在连你们这些人也这么看不见我点好吗?竟要这么害我?还说我冤枉你?我至于拿自己的名声去冤枉你吗?”

    董虹的话,直逼向那个小姑娘。

    说完都不让那小姑娘说话,就看向了北夜。

    语带委屈,眼里带泪。

    “北总,这事,你一定得替我做主,不然以后在公司,别人会怎么看我?”不论怎么样,这个小姑娘注定了要倒霉。

    “不是的,北总真的不是我。”小姑娘根本不知道,正是自己这一身衣服,外加那个手镯,让她成了大家口中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甚至刚才化妆师突然说替她打扮她都不知道是为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还说不是你,那这水难道是假的吗?”没办法,三人看着连董虹都这么说了,他们只能更加的咬定是那个小姑娘。

    谁让人家没钱同势呢。

    “我真没有”天地良心啊。

    “我是真没想到,你这个小姑娘心思这么狠毒,一点点小事,你就要这么害我。那天SEA那样对你,你是不是打算今天害我,明天害她啊?可怜的被人发现,不然我们俩都得让你害死。”董虹说得头头是道。

    她这话,主要是想让北夜更相信她说的,好早点定了这个女孩的罪。

    北夜跟北龙自然对董虹没有什么怀疑,又听得她后面这句话就更加相信眼前的这个场务女孩真有问题。

    不然,怎么会一个个都指是她?

    本来北夜刚才听着这些人是来害董虹的,还有些疑点,也在听了董虹后面那句话之后,相信了她的话。

    觉得这个小姑娘真的心思不太好。

    因为董虹不知道方喻在里面,才会以为这些人是要害她。

    其实,这女孩想害的人是方喻。

    好在,方喻没被人发现在里面。

    北夜脸色冷冷,“带出去,报案,这种人不能留在剧组里工作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当然不只是那个小姑娘,还有那三个男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天呐你是怎么想到这一招的?”安全之后,董虹找到云恨,两找了个没人的地方,她便急着问今天这事儿。

    “姐,我刚才正好听到他们说要找人,你说万一找出来我或是你,我们俩都要完。”其实,她是很想把董虹推出去当替罪羊,可现在不行。

    董虹随便指是她的意思,北总就一定会相信董虹的话。

    毕竟,刚才北总知道她是唯一一个知道SEA在那儿睡觉的人。

    还有她的衣服,她送水之前,特意换了一身衣服,做了一手准备。

    在她没有进入北家传媒之前,不能让自己有事儿。当然也包括眼前的这个董虹。

    “好在你提醒了,不然刚才就露馅了。”董虹是真的觉得刚才的事太险。

    “姐你就放心吧,我做事你放心。”云恨觉得,眼前的董虹真的是特么的好骗。

    怎么会有这么好骗的女人,卖了还帮人数钱,大概就是眼前近个傻子。

    两人又聊了一会儿,直到艾瑞的电话响起来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