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洗完就回房,就当没有这个人,对,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北夜看着她的小心思,不由笑了,就算是不记得他跟儿子又如何,她的习惯没变,喜好没变。

    小动作都没有变,所以,重新再爱上他,也不会有变的。

    嗯,方喻,这一次,换我等你。

    我等你三个字很简单,但是他却不知道,原来做起来这么难。

    当年,方喻明明有大把的机会跟别人共建家庭,就算带着北北也一定会很幸福,可是她却愿意做一个被人指手画脚的单亲妈妈。

    以前他不太懂,但跟方喻重新和好之后,北夜就懂了,其实,方喻一直都在等他找过去的吧?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用什么方法,但一定是在等他发现她。

    一等就等了六年,可他却什么也没有为方喻做过。

    这一次,换他来等她,等到她重新爱上他,重新想起他,一定可以的,他相信一定行。

    看着方喻将门关上,北夜唇角微微勾起一抹笑,是幸福的笑。

    以后,再也不想分开了。

    等方喻洗完出来,跟以前在T国一样,匆匆跑进了卧房里,然后房门一关,心才算落下。

    可是这儿不是T国,北夜突然就又想笑了,他如果算得没错,一会儿,嗯,会有惊喜的。

    站起来,他拿了衣服走进了浴室,像是算好了时间似的,北夜在里面足足呆了一小时,这个点,已经是北北睡觉时间了。

    开门出来,就听到卧室的门也开了。他也不急,慢条斯理的一边拿着毛巾擦头,一边放松了脚步。

    最后,方喻拉着北北走到洗手间处,要拐进门的时候,就这么撞在了刚从里面出来的某个男人光洁的胸膛上。

    “哎哟”小北北一惊,伸手就去抓东西,正好把亲爸围在腰间的小巾巾给拉地上了。

    “啊”方喻惊呼一声,人已经实实扑在了对方的身上,一颗心都吓得突突的跳着,等安抚好自己的心脏。方喻入眼的地方,正好看到男人强壮有力的胸脯。

    光洁而有力,甚至能清楚的感受到对方的呼吸。

    让她的呼吸都是一窒,红着脸忙垂下头不敢看这个男人的身子。

    可是还没等她放松,入眼的东西更是让她想惊叫出声。

    这这这,该死的变态,怎么洗个澡出来也不穿一下,不穿一下也挡一下啊,瞧瞧,那玩意儿就这么站在那儿。

    方喻的脸,红得火辣辣的,呼吸更加的紧张了。

    这可是她第一次跟男人赤着身子这么近距离,再加上看见不该看的东西,简直快要流鼻血的节奏。

    对,也不知道她有没有流,伸手忙去摸了一把。

    好还没有,她闭上眼睛大大的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电视上总是写到,一看到美女,男人就流鼻血,害她以为自己也会流呢。

    深呼吸了几下,她还没有缓过来,身边的小包子紧张的道:“妈妈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啊,我”被北北一提醒,方喻才想起来自己这是在哪儿,完了完了,刚才她撞上了北夜,然后还看到了那啥,一时紧张都忘了北北在这儿呢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