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顷刻间,包厢里的气压陡然降到最低,连带着周遭的空气都变的极其稀薄起来,让人呼吸困难。

    夏晚垂落在身侧的手紧了紧,不着痕迹深吸口气,她眸色清明,轻缓但坚定说道:“你误会他了,他比任何人都在意我的安危,他值得我爱。”

    她向来不喜欢在别人面前袒露心扉,但此时此刻,她不能接受面前人那般定义霍清随。

    睫毛扑闪,她掀唇继续:“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

    低沉中暗含幽戾的嗓音蓦的响起,再次粗暴的打断了她的话。

    夏晚心头狠狠一颤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男人眼底的怒火仿佛在熊熊燃烧。

    他的眸色漆黑,如同一个看不到底的漩涡,随时都能把人吸进去。

    危险。

    致命。

    夏晚不自觉往后退了步。

    不想她退一步,男人就进一步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夏晚,你不能爱霍清随!”

    沉冽的嗓音一字一顿响起,在这格外安静的包厢里就像是湖面一声惊雷,瞬间掀起阵阵波浪!

    霸道强势的气息融合在空气中随之侵袭而来。

    夏晚僵住。

    几秒后。

    “抱歉,”小脸微沉,夏晚有些不悦的主动迎上男人幽幽的视线,再度清冷开腔,“我一直记得那天你的出手相救,我也很感激。但,一码归一码,你没有权利干涉我的感情,更没有权利说出刚刚的话命令我。”

    深吸口气,她突然间有些反感待在这里。

    她想离开。

    “想走?”一眼看穿她的想法,左霆川冷声阻止。

    夏晚脚步顿住。

    右手抬起按在她身后的门板上,左霆川不给她逃脱反感的机会,幽幽质问:“我没有权利?夏晚,你居然说我没有权利?嗯?”

    她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?!

    这个女人……

    他的气息近在咫尺,仿佛要将她吞噬。

    夏晚一颗心沉了下去,眸中一下积聚了冷意,她看着他,一字一顿,没有再掩饰自己的情绪:“我和霍清随之间,没有人能说什么。另外,请自重。”

    “自重?”左霆川玩味重复这两个字,下一秒,他神情忽的凌厉,忍不住的冷嗤。

    “呵!”

    夏晚眉头紧皱,神色同样变的淡漠了起来。

    视线在空中交汇,两人瞬间陷入僵持之中。

    谁也不肯让步。

    夏晚看着他,心中那股奇怪的感觉越来越强烈。

    手指收紧又松开,片刻后,她终是问出了口:“我们……以前见过么?”

    不管是他说的话,还是他的神情,亦或是他的反应,都太过奇怪了。

    就好像……

    她是他的所有物,不能被其他人染指一样。

    所有物?

    心头倏地一跳,夏晚被自己脑中突然冒出的想法惊到了。

    呼吸微滞,她条件反射般看向面前男人。

    不想直接撞入了他深邃难懂的眸子里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左霆川。”

    夏晚一时没反应过来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叫我左霆川。”左霆川幽幽凝视着她,几乎是从喉骨深处挤出的几个字。

    左霆川?

    心跳不受控制的加速,夏晚只觉有股难以形容的情绪在胸腔里肆意翻腾,而几乎是同一时间,她的脑袋有些疼。

    好像……

    有什么要挣脱枷锁冲出来一样。

    左霆川。

    左……突然间,夏晚有些呼吸困难。

    胸膛微的起伏,左霆川冷峻如铁的脸廓愈发的紧绷:“记住我的话,你不能爱霍清随,夏晚,你的心里,决不能有任何人,明白么?!”

    眼睛闭了闭,不给她反驳的机会,他随即睁开继续:“拿着。”

    完全是命令的口吻。

    夏晚来不及生气,那串佛珠就被递到眼前。

    “拿着。”左霆川盯着她沉声重复,“带着它,就可以找到我。”

    他的态度不容拒绝。

    可他越是这样,夏晚心中那股被他挑起的怒意就越明显,心中烦躁,她仰起冰俏的小脸,冷声拒绝:“我不会收,抱歉,我先生还在外面等我,明天我们会请左先生你一起吃饭。”

    话毕,她也顾不上他会有什么反应,转身就走!

    “夏晚!”

    身后,左霆川的嗓音低沉又危险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夏晚有短暂的僵住。

    但也仅仅是一瞬,她便压制下了那股无法言明的感觉,没有犹豫伸手转动了门把。

    “咔嚓——”

    门开。

    凌磊就等在门外,一下就看到了自家Boss愤怒的脸色:“夏小姐?Boss?”

    “抱歉,”扔下这话,夏晚看都没有看他一眼,直接越过他离开。

    “夏小姐!”

    夏晚没有任何的停留。

    她走的很快。

    不远处,霍清随正坐在沙发里望着她。

    夏晚直接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男人面上没有什么表情,周遭的气压亦是极低。

    四目相触。

    不知怎么的,夏晚原先在包厢内的隐隐愤怒瞬间消散不见,取而代之的,是莫名的心虚感。

    “霍清随……”她在他身旁坐下。

  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